• 圖紙下載
  • 專業文獻
  • 行業資料
  • 教育專區
  • 應用文書
  • 生活休閑
  • 雜文文章
  • 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達達文庫
  • 文檔下載
  • 音樂視聽
  • 創業致富
  • 體裁范文
  • 當前位置: 達達文檔網 > 雜文文章 > 正文

    云外疏鐘/散文

    時間:2022-11-04 10:13:12 來源:達達文檔網 本文已影響 達達文檔網手機站

    云外疏鐘/散文

      《蓉花默默紅》有一種神秘、飄忽而空靈的色彩。下面達達文檔網小編為您整理的云外疏鐘/散文,希望能夠幫助到您!

    云外疏鐘/散文

      于昕蕙文文靜靜地站在我辦公室的寫字臺前,窗外冬日里的陽光透過窗欞照在她的臉上,那張臉上寫滿了真誠和善良,彌漫著一種成熟之中又帶著一絲不諳世事和不與人爭的純情。不知為什么,這倒讓我想起她與別人合著的散文集《素馨集》里的一句話:“保持自己,以一顆坦蕩從容的心去領略夜空的包容,領受月華的洗禮,在我,是一種澄明空廓,蒞水臨風的境地。”我曾經問過于昕蕙怎么看待她自己的散文創作,她輕輕地笑了笑說“不成熟。”說著,臉上的神情變得嚴肅了。我看著她,心里也在一次又一次地問自己:什么叫成熟,成熟是一個什么樣的概念。于昕蕙和她的《云外疏鐘》給我最深的印象就是作者躡手躡腳地走進生活,然后,以一個純粹個體的生命創造和享受生活的同時,又頻繁地反思生活的真諦。這與其是說作者在表達對生活的理解,不如說是在傾吐一種悲情人生的文化感受,從而在某種重溫和反思中懂得自己在社會生活中的價值或者說是位置,哪怕這種價值或位置一時不被人們所理解,正如她自己所說:“'藍裙’依舊存,幾度容顏改,而我心清澄依舊,素樸與執著不改”(《藍裙依舊在》)。有人看于昕蕙的生活,感覺她又要教書又要寫作一定活得很累。對于累,于昕蕙似乎并沒有什么刻意的體察,但是她確實很忙:“我奢望白天里能有一點兒屬于自己的時間,可我的時間屬于課堂,屬于暢游不盡的題海,屬于批改不完的作文……我只能奢望于周末,可是周末排好的課程表無情地等待。高考的魔杖攪動著茫茫大海翻著惡補的波濤”(《奢望如云)。再讓我們看看她的一天是怎么忙過來的:“不過,眼前她得趕時間。倒車,再倒車,她要趕時間去上早晨的第一節課”(《細碎雪花飛》。這是因為“在她任教的這所重點高中里,已經三十幾歲的她還屬于青年教師。”(同上)——她為責任而忙,為自己那份敬業精神而忙,所以,“到了學校她忙著,做綜合練習題,批改作文”(同上)。就這么忙了一天,下班回家了還要“急急忙忙做飯,照顧孩子吃飯,收拾廚房,擦擦地,輔導在幼兒園大班上學的小兒子的功課——惱人的一篇小楷。”這還沒算完,這一切結束的時候,感冒多日尚未痊愈的她只想倒頭睡去,然而孩子嚷著要講故事……”她這一天真象是個“高速旋轉的陀螺了”。你說她累不累?可是于昕蕙在人前人后卻從沒有說過她累。其實生活在我們眼前這個社會中的人面對生活本身就是矛盾的,有些人不知整天在干什么,卻也整天在生活中生活著,你說他累么?什么都不想干,卻照樣感覺累得不行,由此可見,累和不累的分別不在于你在做什么,而在于你不做什么。于昕蕙出于一種職業道德,一種對生存質量的追求,她做了許多她本職上的和理想中的事情,不但成為一位優秀教師而且有關語文教學方面的論文還在全國獲過一等獎、特等獎,她夢想當一名作家的追求,也在其盡職盡責的工作之余,操持得相當完美。擺在我面前的這本《云外疏鐘》,便是她多年來擠時間操持出來的一部上乘作品。翻看這部文集,我面對的是一片盎然、生機勃勃的自然風光和花草世界。一篇一篇地看下去,便有一幅幅寫意的山水畫、滿紙的花鳥魚蟲向我涌來。它們有雨中的泰山,茫茫暗夜中的北戴河,有綠野中的清風,有盛夏的百合,默默的芙蓉花,秋日朗照下的荷塘……作者對大自然情有獨鐘,文中經常寫高山、大海、藍天、白云,也寫野草、鮮花、奇樹異果,筆觸所及,皆隨心所欲,揮灑自如。其寫景,既有重筆潑墨式的,又有工筆細描式的。觀察細致,觸角獨特,突出重點,著筆有序。作者寫景,不是單純寫景,而寓情于景,情景交融,景中有情,情出于景。有的篇章堪稱是情景交融、情景結合的完美的范本。

      《蓉花默默紅》有一種神秘、飄忽而空靈的色彩。作者寫芙蓉樹,寫熱浪,寫晴空,寫“蒸騰著烘熱氣息的柏油馬路”,寫“美麗輕盈的夏天”,但根本的是在寫情愫。寫一段刻骨銘心的令其留戀的“春天里的歡聚”和“兄友們豪爽的笑。”但是這一情愫,卻因為“詩酒中豪放的文兄,跌入一個冷寂幽暗的深谷,沒有風聲,沒有鳥鳴,不見晨光,不見落照……”而使她“有熱切的潛流在柔弱冷徹的心底無聲地涌動。”于是“在正午34℃的氣溫下,在幾行人的蒸騰著烘熱氣息的柏油馬路上,抹著汗不停歇地走。”走了四十分鐘的長路,手捧一束黃色百合立在驕陽下"的撕心裂肺痛苦無奈的情愫。但這一情愫,又是互相關懷的深藏心底的伸手可觸的真切實在的。這一美妙寶貴的情愫,不是用直接抒情的手法,而是通過寫芙蓉樹,寫“扇狀的粉紅色絨絨的小花一夜間靈醒了青枝碧葉間”的芙蓉花的“美麗而輕盈的夏天”,寫“舊時的衣裙依舊飄逸”,轉而又寫到了“這個夏天的心情卻無法輕盈”這完全是因了“倏然間滄桑驚變”。在這篇散文中,景是實寫,情是虛寫,我是實寫,“文兄”是虛寫。虛實結合,情景交融。沒有這么深的情,寫不出如此真實的景,沒有如此真實的景,襯托不出這么深的情。深情帶出美景,美景化出深情,景寫活了,情寫深了,美景成了渲泄深情不可分割的有機組成部分,情和景如膠以漆地粘連在一起,已密不可分,形同一體了。讀此文,猶如欣賞一幅有人、有景、有情的動態風景畫,濃墨重彩,給人留下永不磨滅的揪心裂膽的深刻印象。給讀者的感觸是,這份情愫既可貴、可敬,又可惜、可嘆,這是一種引人向上的情愫。在這部《云外疏鐘》里,類似這種情景交融、情景結合的作品還有如《海意曠渺》《盛夏的百合》《素心物語》《境清歡意遠》……等等,不是童話勝似童話,它讓讀者在閱讀欣賞中產生聯想,給讀者一個很大的思維空間,我覺得這是《云外疏鐘》的一個很明顯的特點。聯想是審美心理學的術語,在美學研究中,洛德·杰弗里認為,美,產生于聯想的理論??屏治榈乱舱f,美在于一種情感的想象活動。而奧格登、理查茲則把美看作是聯想的對象。聯想作為藝術的表現形式在文藝創作和文藝欣賞活動中起著二度創作的作用。于昕蕙根據事物之間的性質、情態、內容等特點的相近與相似構成的聯想引起了讀者在閱讀中更為廣泛的美的聯想,屬于讀者參與創作。她的《走出秋天》《品讀荷塘》《秋海無波》等,都使讀者在閱讀中發揮一次美的創造。平常的小生命,怎樣在于昕蕙的陽光雨露中成長為有情有意有靈性有頭腦的精靈呢?古人說:“立象以盡意”,說的是僅僅使用概念、判斷、推理等邏輯思維的語言,便有言不盡意的局限。于昕蕙的這一類散文可能意在言前,但也絕不直立其意,而是先從形象人手,借助形象,把事物外貌形態與作者內心的情感聯系起來,構成一個個完美的形象,以有限之象表無限之意,使其生于泥土的意象超越泥土而昂首天堂,這就是于昕蕙散文的藝術魅力之所在。立象,是客觀的,需要描述、狀物。狀物是工筆畫,筆尖子要有硬功夫;而寫意則是客觀的,需要言志,抒情,抒情是寫意畫,要有真情,還要有獨立的意緒。于昕蕙深厚而扎實的文言功底幫助她建構起賦比興完美結合的語言態勢,使她的語言具有古典的扎實凝煉。她的語言精純、明快、簡約、富有詩一樣的音韻。當然,光憑這些語言都不一定使她的語言獲得成功,我以為是她也同樣廣泛地吸收了人民大眾的口語,才使她脫離了古板和拘謹。在古典語文與諺語俗言,方言俚語的磨合中,使她的語言既典雅凝重又通俗活潑,文白相嵌,不僅有內功,有張力,而且脆生生易于上口,沒有陳舊感,酸腐氣,經讀,耐品?!对仆馐桤姟氛嬲\而切實的努力在藝術手法上也呈現了鮮明特色:詠物贊人。這正是對中國散文創作源遠流長的傳統精神,尤其是五六十年代散文藝術傳統的繼承和發揚。無論是《陶然亭畔懷想》《綠島清空》《云端夢影寫黃山》,還是《端午浮云》《雨絲風片里》都是以自然風物為喻體,以人為本體,在大力抒寫花草、樹木、高山、流水以及建筑物的堅韌不拔、頑強不息的生命力的鋪陳之后,自然地將散文的心激揚起來,隨之贊美那些如同這些自然物一般的人的精神品格,抒發作者對他們的熱情與感懷。在這些作品中我們感受到的是作者根基牢固的民族精魂,看到的是一幅幅充滿自然氣息,大好風光的自然山水畫。物與人,現實與精神相映生輝,頗富藝術感染力。在《云外疏鐘》里,這類以物喻人,重在揭示普通人美好心靈、剛毅品格的散文是最能體現作者散文水平的華彩篇章。散文是最具主體精神、最具抒情色彩的文體,也就無法掩飾人的本性。作為一個女性作家,不論她做什么工作,從事什么職業,無論她的性格是直白,還是深沉,都必然在她的作品中流露(至少是泄露)出極具個性的女性意識,女性情懷。應當承認,《云外疏鐘》不全是那種“小女子氣”散文,所以女性意識,女性特色也就沒有構成其散文的主導傾向。于昕蕙長期從事教育工作,接觸的多是那些孜孜以求,好學上進的學生和博學好靜、溫文爾雅的教師們,這就決定了于昕蕙首先是書生氣很足的教師,而后才是作家,最后才是女作家。因此,于昕蕙散文中的女性意識是自然的流露,淡淡的呈現,也許正因為如此也才更接近女性的本真狀態:真誠、質樸、清麗、悠遠,而非“小女子氣”的矯飾嗲氣。對母親的崇敬、依戀、感懷與認同,對婦女命運的關懷,特別是對現實女性生存質量的關注,對“女性當自立”的個體精神的張揚,昭示著于昕蕙對美好人性、理想女性人格的熱烈追求。于昕蕙在其散文中的多處筆墨是為母親而潑灑的。她的母親是一個極普通的婦女,但她又是整個中華民族母親的寫照。她除了具有中華女兒那些勤勞、質樸、開明、堅強和無私奉獻的博大精神外,而且“能詩能畫、能歌能詠,會剪紙會刺繡,會做旋轉的走馬燈,會裁衣制衣”,是一個生活在理想和現實交匯處的美麗女子。作者滿懷深情喃喃絮語母親在她生命中的感覺:“盡管,在我十幾歲的時候就聽母親為我背誦她青年時代喜歡的長詩,知道母親曾有過滿腹才華和驚人的記誦能力,可我更知道,母親那顆空闊凌云之心是怎樣在時代和個人的悲劇里淪落、沉埋,母親久已把她自己埋葬”(《倚夢清寒》)。同時她激情悲壯地感贊母親精神之偉大“媽媽,你決絕而走,最后的一段日子里你不吃不喝,決然斷了藥,你抱定歸去的心志不想給孩子們一點拖累……”(《祭母文》。這種對母親的抒寫切人了現代散文的一個母題,與冰心、沅君、丁玲、張潔等一脈相承,因為她們都是“母親的女兒”。特別像于聽蕙這位“母親的女兒”,她的大部分黃金時間都承擔著類似母親的角色,她的內心深處是以忠孝不能兩全的遺憾愧對母親的養育之恩的,她對母親的抒寫總不免帶有沅君式的懺悔,但這種愧疚因對事業、對廣大普通人美好心靈的篇章加以彌補,又構成了一種博大而幽遠的愛心,這是血緣親情的擴張,公民意識和女性意識的綜合表達。一般人的印象,或許是女性作家散文的筆致多以清麗細膩,柔婉溫和見長。然而實際并不盡然,于昕蕙是一位時常不遵守閨閣約束的作者,讀她談社會人生,國家民族的文字,便不會感到有絲毫女兒氣。收在這本文集中的《圓明園的暮色》,內容和基調沉實、嚴肅,而不婉約、輕柔。游記文字慣例多寫山川景物,但《圓明園的暮色》一文卻于此吝惜了筆墨,僅把圓明園景觀當做抒發愛國主義激情的觸發點和外部表征。寫景,但治史的慣性,使她總把關注的目光焦點投向社會情態和國家民族的大問題。文章劈頭就說“到了北京而不看圓明園,總覺得心里存有一份面對歷史的空落”。對于初到北京,游興濃郁的人來說,不是太煞風景了么!然而這是心理的需求,心靈的感受。人的閱歷不同,價值觀念不同,追求和感受就不同。一個懷有社會責任感,使命感和一腔愛國情的作家,與一個為閑情逸致和過分舒適而磨平了生活棱角和捆縛了思想翅膀的人感覺和追求是絕然不同的;后者關心的是自己,個人的享樂;而前者即使在似乎應當敞開懷抱接受祖國大自然的賜予時,也無法拂去站在意識心靈層面上的社會責任感,于昕蕙就是這樣一位作者。

      但是,作家游覽的地點畢竟是歷史文化遺產圓明園,它是以當年建筑的恢宏和今天的滿目瘡痍的巨大反差和強烈對比昭示游人比較、分析、以至于留下沉痛記憶的,作者對圓明園的現狀不能置而不管:“那是怎樣的一片荒凄,斷柱殘石或零落或堆聚,以各種姿態躺在荒煙蔓草間,一塊塊巨石雖經歲月的風蝕依然昭示著它當初的潔白、華美、雕刻的細膩。”看到這一片觸目驚心的荒蕪,作者的心折飛到了歷史。她沒有看到那一幕歷史,所以她悲憤地叩問那一幕歷史:“一場怎樣慘痛的大火把這唯一的西洋式的園林化為廢墟,也把我們民族幾千年的文明化為灰燼!古老的文明在強悍的火炮面前不堪一擊,滯重的腳步阻不住洶涌洪水的沖擊。”從而,極富民族責任感的于昕蕙不能不憤懣地質問:“那漫天的大火燒了幾天幾夜?它灼傷了我們民族的心,卻也讓僵死的身軀萌動出復生的灼痛。”然而令作者憤懣的還不光是火燒圓明園的慘痛歷史,而是圓明園劫后的許許多多劫難:“那場火的確慘烈,可我知道,當時的園中還有不少建筑遺跡,康有為游圓明園時還看到雖蔓草斷礫,荒涼滿目,而泰山福海,尚有無數亭殿,是土匪、軍閥、小市民在侵略者劫掠的當時和日后的百年間,把盜取圓明園的剩余的精華及木料、石料當成發財的路……”寫到這里,心中那種強烈的責任感使作者再也不能容忍了,她不能不疾呼:“我為民族曾經的災難而悲慨,更為這個民族曾經有過的麻木愚昧而痛徹心髓。”由此生發出來的滿腔愛國熱情和渴望民族自強自尊的人生哲理,讀后給人留下的回味與印象比一篇皇皇大文留給人的印象還深刻。于昕蕙畢竟是涉世未深閱歷稍淺又自詡為林黛玉式的書生,這就決定了她的作品取材不能太寬泛,風格又帶有幾多書卷氣。但是她的散文也絕非屬于那種有些人指責的“小女子散文”。如前面所說,她的作品的風格除了受冰心、沅君、丁玲、張潔等當代杰出女作家的影響之外,也還受著徐志摩、朱自清等散文大師的影響。尤其是朱自清老先生對她的影響可以說是深徹骨髓的。她不僅能把朱老先生的《荷塘月色》倒背如流,而且在給學生上課講到此課時根本連一頁紙都不帶到講臺上,足見其對朱老先生這篇名著鉆研之深,運用之嫻熟。她對朱老先生又是十分崇敬的,為了能弄懂《荷塘月色》的真諦,她竟特地到清華園去覓“荷塘”的蹤跡。這樣一位潛心研究朱自清散文的女作家的散文,怎么會是“小女子散文”?但是我敢斷言,肯定會有人為《云外疏鐘》羅織“小女子散文”“罪惡”的依據的。這就涉及到如何看待當今散文創作趨勢的問題了。近年來,文壇上出現了各種各樣的指責,其中就包括對“小女子散文”的苛刻的指責。我想,“小女子散文”大概指兩類散文,一類是由“小女子”寫的散文,另一類是“大女子”、“老女子”寫下的同“小女子”情緒接近的小情感、小趣味的散文。反正一句話,只要你寫出一段弱女子可能有的任何情緒,花啦、草啦、天空的一片云啦,一張生日賀卡啦……那你就是千不該萬不該的“小女子”,就得統統打人另冊。老實說,就我個人的文學趣味來講,我也不大欣賞風格纖巧的文學小品,也曾對當前散文的泛化現象有過不切實際的指責,但是我的本意并沒有想剝奪一個“小女子”寫作的權利,權利是天賦的,男的有女的就應該有。冷靜地想一想,我們這些舞文弄墨的主兒,本來就不是什么吆五喝六的權貴,更不是什么大英雄,作為一個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寫一些小老百姓本來就有的人之常情,有什么不可以的?善良的“小女子”不巧豪奪、揮金如土;不落井下石,以人血染紅頂子,縱使“呻吟”也皆因有病,她們對人世間美好的東西多愁善感,時常灑下一掬熱淚,倒也不該有什么過錯,我們沒有權利去過分的干預。如果說我過去對“小女子”散文還有什么過激言辭的話,讀了《云外疏鐘》之后,我對所謂的“小女子散文”真的有了新的認知和感覺……“小女子散文”中精品多多,師承久遠。對于昕蕙的作品說三道四,我這個半路出家的門外漢真的有點兒“關公門前耍大刀”的感覺。于昕蕙是師范院校中文系畢業的高材生,在初中時就有散文在報紙上發表,直到現在還能默背“長恨歌”等古今中外的長詩和一些散文名著,且又長期在重點高中的講壇上從事語文教學工作,她的基本功之扎實,文字功力之深厚是我事先就有所了解的,看了她的《云外疏鐘》,潛藏在心底的這種感覺毫無遺露的抖落了出來,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好在我這個人臉憨皮厚,經常是好了傷疤忘了疼,仗著一大把胡子,硬是厚著臉皮寫下了上述文字,任作者和讀者笑我去吧。

     

    相關熱詞搜索: 云外疏鐘 散文 個人寫作

    •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會財經
    • 文化
    • 職場
    • 教育
    • 電腦上網
    美女扒开内裤无遮挡色诱网站